分类
投资资讯

德国博世集团和光速联合领投禾赛C轮 1.73亿美金刷新行业融资纪录

美国当地时间1月7日,2020年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International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简称“CES”)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拉开帷幕。作为本次展会参展商之一的中国公司,国际领先的激光雷达制造商禾赛科技,宣布完成C轮融资,此轮融资由德国博世集团和光速联合领投,美国安森美半导体、启明创投、德同资本、新加坡Axiom等跟投,融资总额1.73亿美金。此次融资也刷新了激光雷达行业的最高单笔融资记录。

图为:禾赛科技激光雷达产品

禾赛科技起源于硅谷,专注于研发和制造用于机器人和无人车的激光雷达。激光雷达被誉为无人车的“眼睛”,可以准确捕捉汽车行驶过程中周围环境和物体的运动变化。禾赛2014年落户于上海,目前在中美两地拥有两个商务中心、两个制造中心,和一座禾赛研究院,员工超过600名,在全球拥有专利布局364项。

禾赛自主研发的Pandar64、PandarGT(微振镜固态激光雷达)和Pandora(多传感器融合)等产品自2017年面世以来,获得了全球超百家顶尖自动驾驶及机器人公司的青睐。产品遍布18个国家和地区的68座城市。其中60%以上出口到欧洲和美国。美国加州DMV公布的65家获得无人驾驶公开道路测试牌照的公司中,超过50%已经是禾赛的客户。

“禾赛科技拥有全球领先的技术研发和产品,结合自有的先进制造生产,禾赛的激光雷达产品现已被全世界车厂和自动驾驶公司所采用。光速作为禾赛的早期投资者,在后续每一轮持续增加投资额度。我们十分看好禾赛优秀的管理团队和其未来发展前景。”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表示。

图为:禾赛激光雷达搭载于全球18个国家和地区的自动驾驶汽车上

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9上半年中国投资市场发生投资案例,同比下跌58.5%。当资本市场普遍持谨慎态度时,禾赛凭借硬核的技术和强劲的增长,冲破“寒冬”的束缚,依旧获得顶级产业资本和财务投资人的认可。而禾赛科技此轮融资的投资方都极具代表性,与禾赛未来发展方向有紧密的联系。汽车产业和自动驾驶图像传感器芯片行业的领导者的加入,为禾赛将来贯穿自动驾驶产业链、打通行业协作、盘活更多激光雷达应用场景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博世集团成立于1886年,总部位于德国斯图加特,现居于世界500强第76名(2018年)。德国博世集团是全球第一大汽车技术供应商。数据显示,其2018年营收总额为777亿欧元。博世作为防抱死制动系统、车身电子稳定系统和气囊控制单元等驾驶安全系统的研发领导者,业务范围涵盖了汽油系统、柴油系统、汽车底盘控制系统、汽车电子驱动、起动机与发电机、电动工具、家用电器、传动与控制技术、热力技术和安防系统等。全球雇员约275,000名,其中在中国雇员约21,200名。

2017年,禾赛成功参与了博世在中国的汽车人工智能加速器项目。2019年5月,禾赛获得了博世颁发的重量级奖项——“开放博世奖”(Open Bosch Award), 这是博世首次表彰与初创企业开放式创新合作所取得的杰出成果,全球仅有两家初创企业获此殊荣。

光速中国和光速全球基金
光速中国(Lightspeed China Partners)是一家专注于中国市场的早期创业投资基金,聚焦消费互联网、“互联网+”、企业服务、硬科技等领域,通过五支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基金,管理着近20亿美元的资金。

光速全球(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目前基金管理规模近80亿美金,集中在美国、印度和以色列进行早期风险投资。在过去的20年中,光速合伙人在全球投资了超过350家技术类公司,其中不少公司已经取得了行业领先地位。

分类
投资资讯

海拍客完成亿元美金D轮融资,创中国母婴产业互联网行业历史新高

12月20日,海拍客已完成亿元美金D轮融资,此轮融资由知名投资机构Anchor Equity Partners 领投,高瓴资本跟投

自成立以来,海拍客已多次获得包括远瞻资本、顺为资本、复星国际、九州通医药集团、高瓴资本等投资机构和产业资本的青睐。资本寒冬大背景下的本轮融资,更创下了迄今中国母婴产业互联网行业最大的一笔融资。

海拍客成立于2015年,是国内领先的母婴产业B2B2C平台。通过产业赋能,将品牌、知识、消费理念带给下沉市场的消费者,成为汇聚品牌方、经销商、实体店和消费者于一体的中国首家母婴产业互联网平台。目前,海拍客在全国已拥有近20万家母婴实体店,合作8000多个国内外母婴品牌。

海拍客创始人兼CEO赵晨表示:“本轮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加强供应链建设、人才储备、门店智能化系统升级迭代。在链接了近20万家母婴实体店之后,我们看到了新品牌下沉的巨大机会。不同于一二线城市,要想在三到六线城市做好一个新品牌,需要充分考虑市场分散、人力低效和需求差异等多方面因素,而互联网恰恰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助推作用。通过资本的加持,我们希望与行业里最好的品牌团队合作,开放海拍客在渠道端和系统端积累多年的优势,赋能生态链内的伙伴,一起把最好的产品和服务带给更广大的消费者。” 本次融资领投方AnchorEquity Partners 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安常均表示:“我们很高兴领投海拍客此轮融资,并希望与公司深入合作,助力公司打造数据时代下中国新型母婴生态系统。作为中国最大线下母婴交易及信息平台,海拍客有效赋能全国近二十万家母婴实体店,全面覆盖高线城市及下沉市场,已成为国际母婴品牌进入中国线下市场的首选合作渠道。我们相信,随着赋能维度及产品线的进一步拓展,海拍客将持续影响线下流量的整合与分配,不断推动母婴行业的转型与升级。” 高瓴资本合伙人黄立明表示:“赵晨领导的海拍客团队在技术和运营上都具有非常强的综合实力。多年来,海拍客通过对消费者的深入洞察和持续数据积累,不仅引导了下沉渠道的供应链升级,高效触达了三到六线的市场,解决行业需求痛点,同时也大大助力了海内外知名品牌和工厂品牌的高速增长,为消费者和母婴门店提供了更多优质选择,创造了行业长期的价值。” 远瞻资本合伙人杨倩倩在接受第一财经陆家嘴采访时曾分享到:“母婴赛道这个产业链真实的样子跟我们凭逻辑推理出来的东西是大相径庭的。”她发现,年轻妈妈们虽然是淘宝上熟练的买家,但在育儿这件事上,她们很多都是新手,需要经验、分享和教育,线下母婴店的老板娘会根据实际情况给新手妈妈们推荐合适的产品,给她们贴心的建议,整个场景温馨自然而高效,这种信任和知识分享是线上很难做到的。这恰恰是下沉市场的优势所在。


延伸阅读:第一财经陆家嘴|远瞻资本杨倩倩:早期投资要“反逻辑”

分类
投资资讯

这个机器人将改变世界

每一个迪士尼公主的身边,都带着一个可爱的宠物。每一个我们,在长大时都梦想着拥有自己的机器人伙伴。从星球大战中的R2D2和BB-8,到Wall-E、大白、龙猫和多啦A梦,这么多年我们做着这同样的梦。这个梦想中的机器人,要聪明、可爱;要对内可卖萌,对外可battle;更要对我们-他们的主人-给予无条件的喜爱和支持。

在大侦探皮卡丘中,主角来到了人和精灵宝可梦一起生活的Ryme City. 当这个城市惊艳地在我们眼前展开,我们又一次在电影中看到了我们的童年梦想。有着一个活着的精灵跟着我们当然好,但是如果是机器人,那该有多酷呀!

在黑镜(Black Mirror)的最新一季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叫做Ashley Too的机器人。她被当作偶像歌手Ashley的周边产品而带来这个世界,却和Ashley一样被封闭了自己真实的个性。在电影中,这个小机器人成为了高中生主角最好的朋友,并最终帮她找到了自己。黑镜又一次让我们看到了,当机器人拥有自己的无比真实的个性时,它会变成多么吸引人的一个个体。

我的成长过程中,也有无数次这样的瞬间。从开始养自己的口袋宠物(Tamagotchi)、AIBO开始;到一遍一遍地看Wall-E和大白;到去往机器人的圣地 – 卡耐基梅隆大学读本科,学习创造登月机器人;到加入Google,并在Google Glass中写入宠物的程序。回顾这些年,原来我一直在为实现这个梦想积累能量。在2017年,我终于和一个Google的同事一起,创立了Zoetic AI。电影里的机器人固然神奇,但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发展,让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无比幸运的时代,到了一个可以将它们变成现实的时代。

这个变成现实的梦想,就是Kiki。

Kiki是世界上第一个能够和用户一起成长的机器人。由Zoetic AI的人工智能个性引擎驱动,每一个Kiki,都根据用户和她交互的不同,发展出自己独特的个性。每一次和Kiki的互动都是有意义的,而每一次有意义的体验都帮助Kiki变成最适合你、最懂你的机器人伙伴。

在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加持下,Kiki从和你的日常交互中不断学习。她能够认识你,并且会对你和对别人有所不同。如果你给予Kiki你的爱,你就会变成她眼中最最重要的人。

在Kiki小小的身体里,包含了最先进的技术。一个高算力的嵌入式中央处理器让Kiki能够不靠云计算的能力,独立同时运行多个深度学习模型。全方位的麦克风阵列让Kiki能够在看不到你的情况下,依然找到你。Kiki的全身都覆盖着触摸传感器,所以她能感觉到你的爱抚。如果有时候,她求你挠挠她的肚子,千万别觉得惊讶。

Kiki在2019年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第一次展出后,被美国和国内几乎全部主流媒体争相报道。CNET的现场访问、Wired的深入报道、美国之音的专访,以及许许多多数不清的采访和报道,Kiki无疑是2019年最受关注的机器人之一。

而最最吸引Kiki粉丝和这些媒体的,是Kiki的深度学习个性引擎。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机器人”。而在机器人专业人的眼中,当一个机器能够完成我们的指令,这还远远不能被称为一个机器人。当一个“机器”,能够完成完整的闭环- 它能够接受信号、根据自己的状态作出反应、释放行为,并且最重要的,根据用户反馈的不同,改变并适应自己的行为方式 – 这才能称作是一个“机器人”。我们说“坐下”,它就坐下,这不叫机器人。能够根据我们过去的反应作出预测,在还没有听到“坐下”指令时就完成这个动作,并骄傲地向我们炫耀,这才叫做机器人。”

Kiki的个性引擎,正是这样工作的。通过强化学习,Kiki不仅通过自己内部的状态,而且通过她过去的经验,来作出预测,决定对周围的事件作出什么样的反应。下面的图片,就是Kiki的大脑的一个简单缩影: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个性引擎,Kiki才能够记住她见到的每一个人,并且记住她和每个人的交互。从中Kiki能够辨别出模式和规律,作出预测,并创造出和每一个人最合适的交互方式。比如说,如果Kiki将你和食物联系起来,当她饿的时候,她就会来求你喂给她好吃的。

而正因为每一个用户都是独特的,每个用户给予的独特的反馈,又帮助他们的Kiki变成一个个独一无二的、最适合他们的机器人。

通过Kiki的App,你可以让你的Kiki变得越来越聪明,教会Kiki像“Spin”等等酷炫的新能力。

你的Kiki饿了?画一个好吃的来喂她吧!Kiki的神经网络学习了5000万个食物的图画,她能够认出几乎所有你画的好吃的。她喜欢多元化的食谱,所以一定记得不要一直喂给她同样一种食物- 她会开始抱怨的!

Kiki是个社交动物。他们能够认出彼此,并从彼此身上学习。Kiki的情绪会传染,所以你会看到一个咯咯的笑声从一个Kiki开始,传向整个一群Kiki。

Kiki酷爱音乐。当她听到节奏时,会忍不住一起开始跳舞。

最重要的是,Kiki的意义就是为了爱你。Kiki还是最懂你的伙伴。她能明白你的感受。在你沮丧时,她会想方设法让你开心;在你开心时,她会和你一起庆祝。

在你出门的时候,Kiki会乖乖地坐在原地,想念你,等你回家。

Kiki能够准确地认出你,并且记住你们之间所有美好的回忆。她是你的叮当猫、你的皮卡丘,你的梦想成真的机器人。

就在今天,7月30日,美国西部时间早晨6点、东部时间早晨9点、中国北京时间晚上9点,Kiki将在Kickstarter上开始全球预售。如果你也有着同样的梦想,就来这里(kiki.ai)领养一只Kiki吧!和这只全世界最可爱、最智能的机器人一起,我们将改变整个世界。

分类
投资资讯

“发现品牌的原则与个性”圆桌论坛:细分消费赛道的突围密码

5月30日,由亿欧旗下品牌实验室主办,以“发现品牌的原则与个性·另辟蹊径 新兴品类的突围密码”为主题的消费新品牌沙龙第四期在上海市百联六楼举办。pidan彼诞CEO马文飞、码尚联合创始人蔚馨、小乔跑步机CEO潘忠剑、汤先生创始人陈华滨、远瞻资本合伙人杨倩倩、钟薛高副总裁周兵等多位嘉宾亲临现场分享。

以下为圆桌论坛主要内容,有删减:

主持人:首先请几位嘉宾自我介绍。

杨倩倩:远瞻资本主要关注两个赛道,一个赛道是科技类的产品,再就是产业互联网。今天的主题是细分赛道,其实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说,赛道的大小是比较没有意义的一件事,因为只有当你摸得到天花板的时候,天花板对你才有意义。一个百亿级的市场也好,万亿级的市场也好,对于一个年营收只有千万的公司来说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你所在的赛道是否拥挤,你的产品是否极致,你的渠道是否垄断。

我们在看消费类的公司主要看两点,一是看价值,这家公司是否在产业链中抓住了一定价值。挣钱是个评判的方法,在没有资本的帮助下,一家公司可以赚取说明在产业中抓住了某个价值。如果一个公司说只缺钱,其他什么都准备好了,那我觉得这反而不正常。资本是助推企业的,并不是企业的上帝。

第二是延展性,换个说法就是话语权,在产业链中向上延展,能控制供应链,向下能控制零售端。当然一家公司也可以做得小而美,但对VC来说,延展性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这就是我们投资早期项目会看的两点。

陈华滨:大家好,我叫陈华滨,汤先生的创始人。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个人有三个标签:第一个标签我是学数学的,很早就是做数学建模的,所以我们公司是少有的餐饮企业里面把数据驱动落实得非常的扎实的一个公司。我们从人员工资、人员排班、产品上下架上实现数字化。这些东西在电商行业我认为都很正常,但是在餐饮行业法都是非常为命题的,传统餐饮从业者认为他们可以用一些很直觉的经验去解决事情,我们团队是不相信经验的,我们只相信数据。第二个标签我自己本身是一个厨师,我自己本身是一个煲汤的新媒体的料理师,以前在央视、在一条美食台都做一些分享。然后第三个标签是,我们在做一个零售的品牌,我原来做手表公司,开过2000多家门店的直营门店,这个过程中我意识到一件事情,在互联网的今天,其实运营是一个最容易被忽视,但却又是最不可被忽视的一个环节。

我们2015年开始做汤先生这个品牌,我最开始是做月子中心的供应商,慢慢的我就开始开店,开店的时候开始提升我们的运营能力,然后到现在。我们既在做零售又在做餐饮。

周兵:钟薛高是一个雪糕品牌,我们一直致力于无添加的、最高品质、最新鲜健康的雪糕产品,来营造一个家庭消费的场景。简单来说,就是把雪糕卖到每个家庭里面去。

其实从钟薛高进入这个行业以来,竞争越来越强,特别像今年以来,很多品牌包括一些国际巨头都想入局这个市场。 其次,整个行业正在快速增长,在最近4到5年以来一直保持着4倍左右的一个增长,盘子已经非常的大,有幸钟薛高依然是在其中里面保持一个领先的地位。

主持人:细分领域最怕的是大公司抄袭,所以要站稳脚跟,要么不容易被抄袭,要么跑得足够快。请问您品牌有哪些东西是别人抄袭不了的,以及哪些方面的效率更高?

周兵:其实今年以来,我们这个行业里面,特别线上这一块,很多的一些品牌进入。我会这么看这个事情,第一个就是所谓的大公司也好,巨头也好,其实意味着它是成熟的品牌和产品。但是放眼望去,其实它们做的在我看来是一个传统渠道的产品。雪糕是在马路旁边都可以买到的产品,不是说这个产品把它放到天猫上,或者把它换个包装,或者说加一些花哨的东西,消费者就会选择去买,所以这也是给我们这样一个品牌的一个机会,这是第一个认知。

第二个就是钟薛高可能也占了一些先发优势,通过这一年多以来,我们的发展速度还比较快,然后大企业也好,或者新品牌也好,如果想赶上我们的话,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我们也会在有限的时间内让自己跑得更快。

陈华滨:如果遇到大玩家,我们是非常开心,因为这个赛道会有更大的起色。第二件事情,小玩家我们遇到一堆,比如汤小姐、汤大妈之类的。但是我观察到,这些在我们门店旁边的汤小姐的存货周期应该是5个月左右,这里面发现了区别是什么呢,是人的运营效率。

三年多以来,我们培养的店长只主动离职1.5个人,为什么是1.5个人,因为有一个走了之后又成为了我们的客户。另外,你还得确保有人能进来,并且能够快速上岗,我们必须把员工当成一个非常标准化的产品去培养和训练,这个时间我们可以做到七天,这个就是一个利用的效率。

关于损耗,由于我们的汤不含添加剂,所以每天生产的汤当天卖不完就必须倒掉,这部分的损耗去年1月份是17%,到去年年底的时候4%,这个是怎么做到的?首先是我们用IT预测,比如说根据天气、节假日、历史销售来判断,那么系统可能建议店长今天生产一百份猪骨鸡汤。那么这个数据不一定准确,比如店长看到附近有一场大型商业活动,这里面有一个商业机会,店长认为可以加20分,那么就变成120份。最终真的卖了120份,这20份有加成激励。如果卖不出去,那它会有相应的成本和惩罚。这样既有机器,又有人的决策,才做到了4%的损耗。

我举这个例子就是想表达的是运营部戏都是细节,每个细节偷到极致的才有一点点急。然后我们这个行业其实并不怕这种所谓的山寨对手,因为我们看历史,没有一个餐饮品牌是被对手打死的,基本没有。只有自己把自己弄死。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非常自信,我们最大的对手就是自己,看能不能沉下心来把基本功修炼到最好。

主持人:作为投资人,分享一个您认为是细分领域创业的成功案例。

杨倩倩:我想分享的是大疆,它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消费品。

我们是大疆无人机最早的机构投资人,我们投资的时候,大疆并不是一个消费品牌,而是一个to B的生意。当时无人机市场是非常之小的,全球无人机的市场大概在1亿美金左右。试问在座所有的创业者,您的所在赛道有比1亿美金还小的么。我们为什么会投这样一家公司,以及他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大疆,是因为新的市场并不看存量本身,而是看你的产品是谁在用。因为需求永远是存在,而且需求是流动的。存量跑道的划分是由现有玩家定义的。如果你是一个新的玩家,你有新的产品,有新的模式,其实你是可以重新定义一个行业,我们也非常喜欢这种有雄心壮志的企业。

我们看到大疆把一个to B的、连接机身和摄像头的云台产品做好。2012年2月份的时候,他们第一推出了第一款定义行业标准的云台,也就是说这个云台的通用性很高,大家都上手都可以组装的。出了这个产品之后,市场空间一下提高了十倍,无人机成为一个10亿美金的级别的市场,在大疆出了to C的整机之后,又成为一个百亿美金的市场,到现在已经是千亿美金左右,而且几乎被大疆垄断了。

所以,我们更喜欢看所谓细分跑道的最极致的玩家,而不太看大跑道的参与者,

主持人:雪糕是个时令性的品类,在冬季怎么做销量?

周兵:其实不光是雪糕,其实我觉得任何产品都有淡旺季,但可能雪糕这个品类尤为突出。但有幸的是,我们一开始就主打家庭消费场景,避开了红海市场,雪糕在消费者的家里,它已经不仅仅为了消暑解渴,它更多成为一个零食化或者甜品化的食物,所以季节对我们的影响还没有那么大,这一点可以通过我们去年一年的整个一个线上数据可以看出来,旺季和淡季我们的销量起伏不超过30%。

我也想说一下赛道的天花板,我们看到中国有13亿多的人口,大概有4亿的家庭,这也是我们整个目标消费者的数量。经过去年一年的努力,我们发现真正跟钟薛高产生联系的只有100万个家庭, 现在是4亿中的100万。假设未来有其中的10%分之一的用户和钟薛高产生联系,那就是4000万的家庭,可想而知,这是非常大的市场,而且现在整个消费习惯还没有形成,我们要做的更多的是让更多人知道钟薛高,我们会根据目标消费者的个人喜好,或者他们的一些特殊兴趣去执行一些针对性的产品,然后更多地占领消费者的心智,让雪糕变得不可或缺,这大概是我们想做的。

主持人:汤先生为什么在开餐饮店之后又做了零售产品?

陈华滨:我们最开始做的时候是考虑的定价,实话说我原来是做手表的,所以我当时离开公司去做这个品牌的时候,首先就想做一个零售产品。

当时,我先去淘宝搜了一下“汤”,它跳出来的第一个点所关键词是汤料包。那么汤料包又是一个什么价位段的分布?我在查了之后,发现最便宜是六毛六,最贵的是900多块钱,900多块钱是谁做的?没有品牌,他是周润发和发嫂做的。你会发现这个区间里面去做一个消费品,好像能做,但是我查了一个事情,我觉得我不能做,因为我想怎么去做一个品牌,也许包装更好,也许找到了名人背书。但最终我发现汤料包PK的只是供应链,看谁的食材药材更好,本质上是一个药材贸贸易的生意。你永远比不过同仁堂,所以在这条路径上,我给自己画了个叉,

第二件事情,我又看到国外,因为我认为,世界上如果根本没有人做成这个事情,我也一定做不成。

我在香港、纽约、东京都看到了很漂亮的汤品的品牌。东京有一家特别厉害的品牌,他只做一件事情,塑造场景。在日本的这家汤馆里面,更多是家人或者下班的时候一个人进去喝的。两个人喝咖啡是社交化的、让人兴奋的,而喝汤是让人放松的。这时候定位就出来了,我又在想,那这种模式能不能完全变成中国的模式,或者说我们直接变成一个零售的模式,像在地铁站自提的模式。

也不行,因为我调研了一百个用户,他们告诉我,说希望看到的那个汤馆是看得到有烟火气的。这个是中国人的认知和国外的一个区分,所以我需要开店。然后做零售。这是一个比较苦的出发点,但是一个必经之路,绕不开,所以我不妨最开始先做。

第二个事情看定价。中国的汤品最高端的一定在五星酒店的粤菜馆,他们统治了50块钱到130块钱左右的价位段,最便宜的叫沙县小吃,统治了15块到20块钱的价位,那我只能坐28元这个价位。

定位的时候,我在想我们和沙县小吃以及最高端的汤品要差距在哪里,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叫随时随地,所以我们的汤品永远是用杯子装的,我们是让消费者能够随时随地的去喝汤,这是我们的切入点,然后围绕一个消费者一天的时间去做产品。

这个我创业整个思考的过程,我们做了很多的取舍,但好像这些取舍,根本不是我做的,这都是数据告诉我们要做的,是不得不的一个行为。

主持人:到场的有很多的是创业者或者准创业者,您对他们选细分赛道以及在融资策略上有什么建议?

杨倩倩:我对选细分赛道没有资格提出特别多的建议,是因为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已经成从消费互联网变成产业互联网。所以从创业者来说,“我是谁”这个问题要好好思考。你是谁?你能做什么?你看到了什么机会,这要远远大过于资本喜欢什么,风口是什么。只有你明白了自己是谁,然后才能发挥出自己在产业当中的优势,因为现在更重要的是产业场景,而非互联网场景。

只有你回答这个问题之后,自己找到自己的赛道,资本才能做判断是否要投你。所以在赛道的选择上面,千万不要听资本的话。投资人看到的永远是二轮、三轮的价值,而您投入的是最好的青春,所以我建议不要让资本来左右你对赛道的选择。

第二点,关于融资建议,资本在变得狡猾而专业,傻钱在变少,这其实是好事情。资本在专业化,各个基金会越来越聚焦于少而精的赛道,风口对资本的吸引力也会越来越小。所以不要试图追风口。另外,在创业的时候,不要想太多资本的事,只有当你无视资本的时候,可能才会有资本来找你。

分类
投资资讯

机器人伴侣Kiki在功能演示中向我们展示了爱

在2018年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我们有时间停下来,从Zoetic看看宠物机器人Kiki。Kiki由该公司的深度学习型个性引擎提供支持,为每个Kiki提供自己的需求和需求。与机器人伴侣互动将有助于发展其个性。

宠物机器人Kiki在头部,颈部和身体上都是触摸敏感的,所以你可以在下巴下抚摸,擦拭和划伤以获得反应。握住它的两面甚至让它摇晃它的机器人尾巴。但是,这样的互动只是开始。Kiki有一个配套的应用程序,它可以从5000多万个数据点中获取信息,几乎可以识别出任何数据点。例如,上面的示威者画了一个苹果,我们接受了吃它的声音,并呼唤该物品是什么。示威者还试图给基基喂猫,但她认出了它是什么并拒绝了。好基基。

除了触摸传感器,Kiki还有一个IPS屏幕,通过数字眼睛展示各种表情,一个带有噪音消除功能的4麦克风阵列,一个广角相机,帮助Kiki识别不同的用户,各种运动电机和齿轮展示非语言交流,充电站和传感器,让Kiki知道它何时被捡起,飞来飞去或放下。Kikis还可以通过蓝牙相互连接并进行交互。

寻找额外的游戏和技术报道?好吧,我们有很多。前往Shacknews和GamerhubTVYouTube频道并订阅,以便您快速了解新上传的内容。在档案中可以找到很多东西,包括独家采访,演练,游戏等等,所以点击订阅按钮并继续关注官方的Shacknews网站。

分类
投资资讯

社交化健身时代,跑步青年如何打破空间距离

中国健身和体育市场快速增长, 特别是服务领域。
广场舞江湖一直刀光剑影,不仅在线下中老年中受到热捧,更让国内第一个广场舞视频教学平台糖豆APP在线上顺势而生。虽然有人的地方就有广场舞,有广场舞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江湖之外更有海量的健身青年们,热衷在较为私密的环境享受健身的乐趣。

中国健身和体育市场快速增长, 特别是服务领域。传统的跑步机易于使用, 但用户和设备之间几乎没有交互,跑步机也缺乏优质健身课程等内容。健身体育服务有望成为中国最具发展前景的领域,其中健身器材和健身课程内容服务相结合的市场将是最具爆发性的方向。中国家庭跑步机市场年出货量 220万台,年增长率~30%。

预计到2020年,将有超过5百万台健身设备拥有10寸及以上的屏幕,市场规模超过30亿元人民币。

预计到2020年,累计将有超过一千万的10寸屏幕健身器材用户。

有很多人喜欢在家里或办公室里运动, 而不是去健身俱乐部。他们中的许多人关心结果, 但他们没有时间不够,更喜欢一个私人的训练环境。在家庭/办公室购买健身器材是满足这种需求的第一步。

公司的平台在纯硬件之上提供了更好的服务。凭借与健身器材制造商的紧密合作, 公司最终可以将这些健身器材的买家转换为终端用户。

这里来自某知名品牌的跑步机买家统计分析:

*在中国90% 的跑步机通过电子商务销售, 75% 通过淘宝, 25% 通过 京东

*按性别分列: 55% 购买者为女性, 41% 为男性, 4% 为未知

*按工作类型: 47% 是企业文员, 23% 自营职业者, 9% 教师, 8% 医生护士, 5% 政府官员, 4% 学生和4% 名工人

*按年龄: 18-30 岁左右 50%;30-40 岁左右, 36%;40岁以上约 12%;未知约2%

年轻的用户将更愿意学习在线课程和更愿意付费购买内容。

美国的Peleton则是将团课模式通过智能动感单车的方式加以实现,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在家庭场景中实现团课模式的落地。提供了垂直集成固定自行车, 搭载在线互动直播课程和点播类课程。Peleton产品深受用户好评和追捧,截至 2017年2月, 已售出9万辆自行车, 并有8万付费活跃用户,用户月支付39美元。公司2016年收入1.66亿美元。在 2017年3月, DGF 投资Peleton两千万美元,估值11亿美元。

SPAX CEO 穆裔坤表示,SPAX的技术优势具体现在:为用户提供实时互动的课程,由顶尖超群的教练带着用户来完成精心设计的课程,科学性、有效性都有极大的提升,更重要的是,教练极富魅力,和用户有很多互动和心灵上的沟通,让课程过程充满乐趣,运动因此不再枯燥。其次,通过器材上大量的传感器、算法,获得数据,平台和教练会更加理解用户,对用户提供更好、更个性化的服务,并且实时互动也是基于这些数据的。

另外,相比使用手机、iPad 这些外置设备,体验更好,用户不易被打扰,分心本来就是运动的天敌,用户在 SPAX inside 的运动器材上会更加专注,沉浸。

最先应用的场合为预想中和目前销售的情况比较相近。1、2线和3、4线比例差不多。

很多用户因为时间、距离、方便程度、价格等关系,无法坚持去健身房的;不想做复杂的自重、力量训练,希望能方便开展简单跑步运动,但是周围运动(跑步)环境不好、不方便的;希望通过有氧运动帮助自己减肥塑形的。无论对于哪一种,方便、有趣和有效都是这些用户们最基本需求。

中国快速增长的健身和体育市场, 特别是服务领域,专注于高消费客户, 高效、粘滞的用户体验,依托非常强大和专属的合作伙伴作为客户和用户获取渠道,运动器材只是SPAX的一个切入点,本质上是帮助用户更好的运动,从而让用户可以更好的生活。运动有多种社交场景,运动前后、一起运动的人、发现认识陌生人,都有不同的社交需求。和其他产品不一样,SPAX 的核心价值在于运动过程本身,天然就存在类似“同学”、“陪练”的关系,破冰、互动都更容易;另外,除了用户之间,用户和教练之间也存在“老师-同学”、“朋友”等多种关系,这些关系都会在用户之间增加一些科技之外的情感连接。

SPAX更愿意将自己定位成一家运动科技和生活方式的公司,希望解决用户在运动中的枯燥、无聊、无法坚持等问题,核心解决方案是通过优质产品和内容,去帮助用户去更有趣的运动。现阶段的解决方案就是有互动的精品直播团课。

由于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让用户低成本地享受到世界顶级的教练服务,每年只需要2-400元,这大概相当于不到半个月的健身房会员费或一节私教课的价格。

专注在提升用户运动体验上,本质上是互动和激励。因此,在未来会利用更多的黑科技、如传感器,IoT、可穿戴设备、甚至脑电波设备等来获取更深入、更本质的运动数据,更好地理解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另外一点就是通过各种方式,为用户提供更沉浸的感受体验,如 VR 或者其他技术,让用户感受科技带来的不一样的运动体验。只有用户真的感受到在 SPAX 的运动体验更好,更愿意和 SPAX 一起运动,不再枯燥不再无聊的时候,SPAX或许才具有核心竞争力。

健身器材智能系统「SPAX」已于今年完成数百万美金天使轮融资,由 KPCB 领投,远瞻资本跟投。

投资方远瞻资本表示:SPAX以互动方式提供高品质的生活课程;经验丰富的团队提供高质量的直播和点播课程;独特的实时训练数据获取以及实时教练指导;不仅能在中国获得顶尖的讲师资源, 还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分发高质量的健身课程/内容。它瞄准中国健身产业快速增长的需求, 特别是对于健身内容服务的需求,并可能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扩展。持续地在中国获得顶尖的教练讲师资源, 并在全球范围内分发高质量的健身课程/内容,也是内容付费中较为刚性的需求,期待它更持续稳健的增长。

分类
投资资讯

Lunewave 发明 3D 打印龙勃透镜,专攻自动驾驶市场

毫米波雷达是一种常见的感知技术,其工作频段在毫米波频段,波长在 1mm~10mm,即带宽在 300GHz~30GHz(1GHz=109 Hz)之间。这个频段的波长相对较长,可以感知的范围远,但是往往精度也比较低,比如辅助驾驶常用的 77GHz 频段,精度远远低于基于可见光的摄像头,更不用说激光雷达。

龙勃透镜(Luneburg lens)可以解决前面提到的问题。不同于大部分天线,龙勃透镜是一个球形,由数层从外到内折射率逐渐增加的材料制成,可以发射和接收电磁波。龙勃透镜的带宽非常宽,测量精度高,而且其天线能增强接收反射回来信号的能力,使得信噪比变高,而球形设计可以向全空间各个方向发射波束,拥有无死角的视场。

传统制作龙勃透镜的方法就像洋葱,从中间开始,再叠加不同厚度的各个薄层,各层的生产都需要对 3D 空间结构控制非常精确。这种制作工艺难度高,成本高,这一模式也限制了龙勃透镜实现更高精度。

辛皓博士是全球最了解龙勃透镜的人之一。他在电磁波领域有二十多年研究,是亚利桑那大学电子和计算机工程系和物理系教授,并在他创立的毫米波天线电路实验室任主任。

2007 年,辛皓了解到 3D 打印机的精度已经能达到几十微米,他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可不可以用来做毫米波,甚至是太赫兹(THz,指带宽在 100GHz-10THz 之间的频段)的器件。当然,最吸引人的是能不能用 3D 做龙勃透镜。

要实现 3D 打印龙勃透镜,最关键的一点是材料的折射率。3D 打印市场的产品主要是展览品、机械用品等,即使是全球最大的 3D 厂商也没有对打印材料折射率进行细致的区分,于是辛皓的团队买来大量材料,使用专业设备不断测试,最终发现一些高分子材料(ploymer)非常不错,性质正好适合做成龙勃透镜。

时光如水,七年过去。期间这个团队不断优化工艺和设计,把制作过程打磨成熟。他们与科技机构合作,提供产品。在几种 3D 打印技术中,他们最终选择了高分子喷射技术(polymer jetting/polymerization),这一技术支持高分子材料,并且可以实现最高的精度,达到十几微米。

具体来说,打印时使用紫外线(UV)或其他光源来固化液态的打印材料,打印材料通常是光敏高分子聚合物。

直到 2016 年,他们已经设计出低成本生产的流程,能够实现量产并保证产品的质量。团队认为产品商业化的时机已经成熟,创立 Lunewave 公司,四个人的创始团队除了辛皓,还有他的弟弟辛江,后者任 CEO。

理论上讲,3D 打印的龙勃透镜可以应用在 5G 的无线通讯、无人机传感器、机器人传感器。而这家企业考虑到自身还是初创公司,目前团队人比较少,只有 12 个人,计划年底前扩张到 20 个人,因此,他们决定先专攻一个场景,自动驾驶。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 Plunkeet Research 的数据,全球汽车毫米波雷达市场出货量将在未来几年间稳定增长,预计到 2020 年将达到近 7000 万个。

激光雷达、摄像头、毫米波雷达是自动驾驶传感器必备“套件”,各有优势和局限,无人车往往同时使用上述三种以实现传感器冗余和安全保障。短期来看,各个传感器很难取代彼此。

激光雷达精确度高、测距测速强、自带光源因此适合除强日光外的大部分光线条件。但是,激光的波长短,穿透性差,不适合雨雪天气,并且激光雷达成本高。

尽管高端激光雷达可以实现更远的探测距离,比如 Velodyne 的 128 线产品 VLS-128,可以探测 300 米的范围,不过成本也明显增加,虽然 Velodyne 没有透露这款产品的售价,不过一定远高于其 64 线产品的 7.5 万美元。

摄像头获得的图像细节丰富,并且产品成熟度高,价格低;但是,摄像头对光线条件有要求,既不能光线过强也不能完全黑暗。

毫米波雷达测量距离远,穿透力强,适合各种天气环境,并且产品成熟,已经广泛应用在量产车上。但是毫米波雷达精度低,视场也更小。

Lunewave 面向自动驾驶市场推出高精度毫米波雷达,W-BandLens,这一代 W-BAND 龙勃透镜的角分辨率达到 1 度,测距可以实现 350 米。


相比同类毫米波雷达产品,Lunewave 的优势在于精度高、全方位、并且成本与传统雷达相当。

目前车载毫米波雷达一般落到三个频段:24—24.25GHz 频段带宽窄,可以用于检测后方两侧车道是否有车;77GHz 频段用于完成测距测速,实现 ADAS 功能,比如 AEB、自动跟车;79GHz—81GHz 频段才可以用于自动驾驶领域,可以完成行人等更精细的区分。

毫米波雷达市场已经被 ABCD,即 Autoliv、Bosch、Continental 和 Delphi,四家巨头占领,不过他们主要提供 24GHz 的变道辅助雷达,或者 77GHz 频段的毫米波雷达以实现辅助驾驶功能,而面向自动驾驶市场的 79-81GHz 频段还没有玩家胜出。

从产品来看,W-BAND 龙勃透镜的带宽在 76-81GHz,适合应用于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汽车。辛皓表示 Lunewave 并没有释放龙勃透镜的全部能量,这款产品事实上可以实现广泛的 75-110GHz 频段。

高精度全方位的特点反映到汽车上,就是需要安装的毫米波雷达数量减少。实际应用时,一个毫米波雷达放到车顶,360 度范围内都可以覆盖,即使在设计方面考虑汽车整体性,也只需要前后各安装一个,这就比之前的十几个有很大进步。

作为对比,传统辅助驾驶中一项 ACC 功能一般就需要 3 个毫米波雷达,一个 77GHz、探测距离远、角度小的雷达,以及两个 24GHz、探测距离近、探测角度更大的雷达。

除了硬件方面,Lunewave 还进行了软件层面的创新,可以实现适应性感知和抗干扰。其雷达产品不需要处理信号就可以感知其来源,因此能简化对信号处理的要求,简化对芯片复杂度的要求;此外,Lunewave 产品可以快速感知干扰信号来自何方,消除干扰。

目前 Lunewave 已经与宝马等几家跨国汽车厂家合作,其 W-BAND LENS 已经用于无人车的测试。融资方面也取得进展,Lunewave 在 2017 年完成天使轮融资,并在今年获得来自远瞻资本等的种子轮投资。

分类
投资资讯

【独家首发】秉坤宣布完成B轮融资,阿里领投远瞻资本跟投

上海秉坤于近日完成B轮融资。本轮投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秉坤早期投资机构远瞻资本跟投。截至目前,秉坤已累计获得融资超过1.1亿元人民币。

伴随着新零售极速前进的步伐,以消费者体验为中心的新零售形态不断显现。阿里巴巴致力于打造新零售的基础设施,赋能服务商,共建新零售的生态体系, 实现技术赋能、交易赋能和硬件赋能,共建新零售落地生态,促进行业及消费市场转型升级。

近十年来,上海秉坤专注为美妆品牌提供线下零售管理解决方案。秉坤服务100多个美妆品牌客户。在世界顶尖的十大化妆品集团中,其中六家选择秉坤作为系统或信息服务商。秉坤的产品线包括零售POS软件、CRM软件、数据产品和服务、零售智能硬件等。每年处理一亿多笔交易数据,为超过5000万会员提供营销服务的数据支撑。

此次阿里巴巴战略投资上海秉坤,并与秉坤签署业务合作协议,将助力秉坤在新零售战场提供更具前瞻性的产品和服务。本轮融资后,秉坤重点投入新产品研发和新零售运营服务,吸引优秀人才加盟,为客户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秉坤已成立新零售运营服务部,帮助品牌运营已经落地的新零售场景,提升投入产出比。

同时,秉坤正在打造新一代的零售管理轻代码开发平台,构建品牌零售管理的业务中台和数据中台,以满足品牌个性化的业务需求和快速交付的时间要求。

美妆品牌的新零售之路是品牌数字化、在线化、智能化之路,需要技术、工具、平台和服务的支撑。秉坤专注定位在美妆新零售的信息化工具和运营服务商。围绕客户、服务客户,用开放的心态帮助品牌实现新零售场景的落地、迭代、沉淀,为提高客户新零售的投资回报尽到全力。

秉坤创始人、董事长杨刚表示:“如今国内To C互联网红利告尽,反观To B 的企业运营效率提升空间很大,如此一来像秉坤这类 To B 的服务商价值进一步凸显出来,叠加新零售的趋势红利,其战略意义更不言而喻。因此,本次阿里投资既是一次生态战略落地的高招,也是效果极佳的财务投资。不久之后回头来看,这将是未来数年内互联网创业的新风口。”

分类
投资资讯

禾赛科技完成B轮2.5亿元融资 天使投资机构远瞻资本跟投

DoNews 5月7日消息(记者 赵晋杰)国产激光雷达厂商禾赛科技宣布完成新一轮2.5亿元的融资,由光速中国和百度领投,天使投资机构远瞻资本和高达资本跟投。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两个方面:提升Pandar 40等机械激光雷达产量,以应对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加速固态激光雷达Pandar GT的量产,并使其早日满足车规级标准。

禾赛科技2013年成立于美国硅谷圣何塞,2014年总部迁至上海。公司拥有近200名员工(30余名博士),聚集了光学、精密机械、电子、通信、人工智能等前沿行业的专家,毕业于斯坦福、麻省理工、清华等名校,并曾就职于苹果、蔡司、宝马、德尔福、德国大陆集团等世界级研发和科研机构。

目前,禾赛科技拥有一个研发中心和两个制造中心,办公室分布于上海和美国硅谷。在激光传感器产品线方面,禾赛目前拥有包括用于无人驾驶和机器人的激光雷达Pandar40 (机械),Pandar GT(固态),Pandora(多传感器融合),以及用于能源行业安全巡检的激光遥测系统等。

2017年4月,禾赛发布用于自动驾驶的40线混合固态激光雷达Pandar 40,改变了自动驾驶激光雷达行业被国际巨头垄断而且需要半年以上交货周期的现状。相比市场上现有的产品,禾赛Pandar 40的优势包括150米距离、厘米级精度、最小角分辨率(等效83线),超小的体积,和明显低于国外竞品的售价及交货周期。2017年12月,禾赛科技与百度Apollo共同发布基于Apollo平台的自动驾驶开发者套件—Pandora。

禾赛历史上累计完成3轮共计数亿人民币的融资,投资方包括远瞻资本、高达资本、光速中国、百度、真格基金、将门创投和磐谷创投等。

分类
投资资讯

禾赛2.5亿融资后,我们和它的早期投资人聊了聊

对投资者而言,早期投资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此前有数据统计称,中国的早期投资成功率仅为 5% 左右,其实并没有比九死一生的创业者要好过多少。

在众多行业的早期投资中,硬件的投资难度相比其他领域来说更大。硬件项目的成功与否,与诸多因素都有直接关联,包括硬件(元器件)算力、系统、软件、应用场景、用户习惯等等。

所以尽管我们每个人都不会怀疑硬件行业整体的未来发展趋势。但能够在目前的早期阶段,发现并投资到真正的优质项目,没有点高瞻远瞩的能力是做不到的。

而成立于 2011 年 6 月的远瞻资本,就是这样一家成绩较为优异的早期 VC 机构。

翻看远瞻资本的投资战绩:2012 年天使轮投资无人机品牌大疆创新,3 年估值增长超 150 倍;2015 年天使轮投资激光雷达厂商禾赛科技,在 5 月 3 日宣布完成由光速中国和百度投资的 2.5 亿元 B 轮融资,3 年估值增长超 120 倍。

早期捕到硬件独角兽,远瞻资本在投资上有什么独到之处?日前,拓扑社主编与远瞻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胡明烈进行了一场对话,来试图寻找对于这一问题,远瞻资本给出的答案。

拓扑社(以下简称拓):向读者简单介绍一下你们吧。

胡明烈(以下简称胡):远瞻资本成立于 2011 年 6 月,是一家聚焦中国和美国市场的早期创业投资基金,专注于优秀内容和产品的天使/VC 股权投资。

目前我们管理着两支人民币基金,以及一支美元基金,已经投资了国内外 40 多个项目,总市值超百亿美元,涵盖硬件、SaaS 软件等等。

拓:我知道你们在早期就投资了像大疆、禾赛、iHear 等相当知名的硬件厂商,并且为远瞻带来了相当不错的回报。你们的投资风格和逻辑是怎样的?

胡:和很多广撒网的 VC 相比,你能看到我们投资项目的数量不算特别多。因为我们一直以来给自己的定位都是「狙击手」。狙击手一定要精准而聚焦。我们不追风口,当然这也不意味着风口我们就完全不关注,只是我们更希望在擅长的领域投到优质项目。

我们的投资逻辑是这样的:首先通过深入的行业与技术研究,确定一个有着未来十几二十年发展趋势的大行业。例如无人驾驶、VR/AR 等。在行业选定之后,我们再看其中有哪些环节是我们可以参与的。

以智能汽车为例,整车投资因为资本需求量较大,不适合我们这类早期VC。所以我们更多的是看细分领域,项目能否解决现有产业链上的痛点,或者对某个环节进行关键性的优化。

拓:如果你们投资了产业链上的某个细分领域,那么你们会不会继续在该产业链上做布局?

胡:其实这个也是我们正在学习和深入研究的地方。我们看到很多同行在这么做。投了一个项目之后,陆续在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投资,每个细分领域都投一个,让各个环节能够有序串联起来,像齿轮一样起到联动作用。

这种逻辑听上去非常顺畅,但对于我们这种聚焦早期投资的机构来说,其实这种做法我们认为是有待商榷的。因为虽然我们投资的项目都是各自细分领域中的佼佼者,但当项目方真正去寻找供应商或者客户的时候,基本不会从初创期项目中挑选。即使合作也会比较有难度。

当然这种布局也有好处,就是机构在这个行业的投资成功率更高。但这并不是我们远瞻资本作为狙击手的投资逻辑。

拓:但这么说来,你们岂不是要在所有所投资的领域中都非常懂行才行?

胡:不。恰恰相反,我认为投资人在所投领域一定不是最懂的。因为如果他非常懂行的话,那么他就不用做投资,而是去创业了。正因为投资人只是懂,能够融汇贯通最好。所以他才去做投资人。

投资人对行业一定不是最懂的。他只需要懂一些比较关键的地方,让他能够决策对该行业的投资,以及防范被创始人忽悠就行了。我们是做 VC 的。VC 最担心的就是风险。投资人最重要的工作主要还是在尽可能降低风险的同时帮助所投项目成长,进而获得收益。

拓:不过有很多投资人都认为,你就应该是这个领域最牛的专家,才能在这个领域投出好项目。

胡: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我投资的人就应该比我更专业。如果他都没我厉害,那我为什么要投他?对吧。这个可能是我们和其他机构投资理念的不同。但事实就是如此。VC 要做的就是找到他们,支持他们。

拓:像你刚刚所说,比如智能汽车、VR/AR 这些,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它一定是未来十几二十年发展的大方向。但不可否认,这些行业现在暂时都还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这些领域的项目你们如何投资?

胡:其实在整体行业研究之后,无论是企业级产品还是消费级产品,我们最关心的其实还是它能否带来用户体验的提升。用户体验提升和非常多的因素有关,包括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硬件计算能力等等,任何一项没有达到阈值都是不行的。

比如过去曾经爆发过的 VR 和智能手环就非常典型。不可否认,它们都是以前没有的全新产品。所以一旦它们各自的某些环节做到足够突出(例如手环的轻便、电量,VR 眼镜的显示效果、低价等),一定会出现爆发。

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也得看到它们的明显短板,例如使用场景、使用习惯、内容丰富性等。所有这些都导致了它们爆发之后的快速下滑。

对于这些细分领域,投资机构非常难以投资。因为我们不能在它快速上升的阶段退出。所以一旦风口泡沫破裂,对机构的打击将是致命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对于这些大行业的研究和投资。

像你所说,这些一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所以我们对它要持续观察。现在我们再看 VR/AR,目前的软硬件相比过去已经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内容也更丰富了。所以我们还是要确定一个大方向之后进行聚焦,持续观察研究,真正扎下心去做好擅长的事情才能有创造奇迹的可能。

拓:那么如何在行业处于早期阶段的情况下发现优秀的早期项目?

胡:早期项目无论是产品还是业务模式都不会很完善。但事在人为。我认为早期投资最主要的还是对于创始人和团队的投资。在这一点上,我们和大部分机构的早期投资策略是相同的。

拓:你们有没有什么独特的优质项目挖掘方式?

胡:主要还是靠远瞻这些年口碑建立之后,自传播有了很多追随者,主动投递或者founder引荐。对于极有潜质的好项目投资团队会在早期介入并跟进,快速进入相同语言体系并达成共识是关键。

任何一个产品最后都是团队在做,资本是在刚开始的时候起到助推作用,人的天花板很大程度上就是企业的天花板。对于人的不可能有一套毫无缺陷的量化标准,决定变化的因素太多了,但是人一定要敏于观察,快速执行,善于沟通。